试论中国现代文学创作中的道德描述与精神价值

  试论中国现代文学创作中的道德描述与精神价值取向的论文 [ 论文 摘要]道德是人性的产物,然而人性道德常以非人性表现为另一种人性的生存道德,不同的 历史 条件下会产生不同的道德认识和道德现象, 马克思主义认为,世界上没有什么永恒的、普遍的最高道德原则,也没有绝对的善恶本身。一种道德,一种习俗和由此而来的感觉或观点都首先是产生于现有的生活条件,违犯所形成的道德就是不道德。善恶、道德这些概念纯粹是相对的,并随着社会生活状况的改变而改变。不同的民族、不同的社会群体、集团,有不同的道德观念,同一民族、同一群体、集团,在不同的时期也有不同的道德观念。对任何时代、任何地域的人都普遍适用的道德根本不存在。用这种观点考察

   周朴园封建式家庭秩序的统治,消磨了她十八年的青春,但未能磨灭她心中美好的回忆和对美好生活(包括爱情在内)的向往。于是她要求挣脱封建专制强加在女性身上的束缚,做一个自由独立、有人格、有尊严、有个人意志的人。这是人道的向往与追求。然而,在周朴园封建的“秩序帝国”和封建道德意识浓重的社会里,她不可能找到与她心声相通的外面的男人,便同丈夫前妻的儿子产生“乱伦”的感情,因为周萍对她流露出一点同情而且朝夕相处,耳鬓厮磨,日累月积,促使她把全部的爱放在这个男人身上。然而,随着周萍的退却,这种无果的爱之花也将枯萎了。于是,她的愤怒和绝望的抗争,化作捍卫自己人格与尊严的闪电和霹雳。从乱伦的道德异化和绝望的抗争中,让我们看到女人不甘受封建道德奴役的一道闪电划破夜空,也令人思索在封建道德统治下的妇女,怎样才是求得自身真正解放的出路。wwW.11665.COM这便由道德异化 发展 为超越道德的精神价值取向。 资本主义的金钱世界,更使人的道德观念急剧地发生异化。如果说封建主义社会是使女性从对男子的物质依附变为精神依附,那么资本主义金钱世界则使一部分女人又从精神依附再次转化为物质依附。嫁人成为他们获得 经济 保障和社会地位的手段。把男人视为她们生活的根基, 自然 也就失去独立自主的精神。这使她们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人生悲剧。张爱玲笔下,一些都市女子本质上从事一种职业——充当“女结婚员”。自流苏、许太太、孟烟鹂、霓喜、曹七巧……这些人物,无一不是将自己与男子的钱财做交易。恶浊的社会现实,迫使女性自我保护,而刺激了道德的异化,而道德的沦落又加剧了社会的恶浊,如此反复循环,这正是作家所揭示的深层底蕴。在金钱世界中,自我中心主义的道德品性,使许多人极端地冷漠、自私和虚伪。往往打着“公益”的道德旗帜实现私人的目的。《日出》中上流社会的人们无不高唱着真诚、友谊、爱情、道德,事实上却是虚伪的客套,表面的敷衍,每个人都为自己打算,疯狂地捞取和挥霍金钱,损人利己,道德沦丧,展示出一片非人性的感情沙漠。张爱玲《花凋》中的郑氏夫妇只顾互相算计,谁都舍不得为孩子花钱治病,一任女儿受病痛的折磨,却在女儿的墓碑上写出“安息罢.在爱你的人的心底下。知道你的人没有一个不爱你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中,主人公佟振保勾引朋友的妻子而又逃避责任,娶了妻子却常常宿娼,又扮演正人君子的嘴脸。《十八春》的曼璐竟以牺牲妹妹身体以笼络丈夫。这些都展示出个人本位的人性阴冷、残酷的一面。 殖民主义堕落文化和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试论中国现代文学创作中的道德描述与精神价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