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文学与影像互读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

  基于文学与影像互读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初探的论文

  基于文学与影像互读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初探

  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是高校中文专业的必修课,也是新闻、播音主持、表演和编导等非中文专业的基础选修课。该课程教学面临着时代性挑战,其中之一就是日益丰富的影像资源。一方面是大量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名著不断被改编成影视作品,有的作家如鲁迅和徐志摩还被拍摄成了影视,如电影《鲁迅》和电视《人间四月天》。另一方面,还出现了大量的电视诗歌散文(ltv),以及少量由上课教师与学生自己摄制的影像,如改编的红色经典剧或小说dv与相关视频等。这些丰富多样的影像资源,为基于文学与影像互读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探索提供了可能,落实到具体的教学实践中,可归结为一突出四坚持。一、确立文学与影像互读的教学观念,突出文学与影像互读教学的必要性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目前存在老化、僵化、不适应时代的问题[1](p21)。而忽视影像资源,就是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不适应时代的一种表现。众所周知,当今时代是图像文化时代,图像在当代生活中占据了主导地位。读图时代的到来引发了一场图文战争,文学作品不断被影视‘殖民化’……越来越多的非图像文化资源被图像化地开发利用,许多古典的和现代的文学名著被搬上影视银屏,或被改编成漫画和连环画[2](p137),给文学教学提出了时代性挑战。而从学生的学习需求来看,他们当下的阅读已经从专注于文字理解转向热衷于图像,普遍优先选择接受影像化的信息,用影像作品来代替文本的阅读。wWW.11665.cOM笔者的课程教学调查就显示,百分之百的学生认为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应当利用影像资源,以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提升讲课效率和内涵。因此,直面图像时代的挑战,变危机为契机,从学生的学习需要出发,打破旧的教学观念,将文字、声音、图像等综合起来,探索文学与影像互读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方式,是现实的必然要求和课程教学与时俱进的应然选择。二、力求适时适量,坚持文学与影像互读教学的科学性实施基于文学与影像互读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应当根据各教学因素来科学合理安排,做到适时适量。课程性质不同,文学与影像互读的教学处理就有所不同。在必修课教学中,以精选原著和影视作品为基础,截取一些典型片断来论文联盟http://配合文学讲解,时间不宜太长。而在选修课教学中,则相对宽松,有时可以使用片断式影像资料,有时可以放整部电影甚至是师生自己拍摄的影像dv。从教学内容安排来看,进行作家作品的教学,要回到文学作品的情境或文学史现场,适合进行文学与影像的互读,如果是文学思潮运动的教学则不太适宜。考虑时长因素,如果影像是电视剧就只能精选片断,如《围城》等。而电影或学生自拍的影像则可视情况全部播放。另外,选择不同作家甚至是同一作家的作品影像均要注意典型性和代表性,如鲁迅小说改编的电影《阿q正传》、《祥林嫂》与电影《鲁迅》等,张爱玲小说改编的《金锁记》、《色戒》等,要选择据文学代表作品拍摄的成功影像。从课堂形式来看,实施文学与影像的互读教学,必须充分利用课外第二课堂来补充第一课堂的不足,通过布置学生的课外阅读和观看任务,引导学生自主实施互读,鼓励有条件的学生选择现当代文学教材中的剧目或小说加以改编,自制dv和ltv。在中文专业上课,可联合学生工作部门举行红色经典或舞台剧表演大赛并全程录像,通过课外活动创造与运用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学中的影视资源,实现第一课堂引领第二课堂、第二课堂深化第一课堂的开放式教学。从教师方面来看,教师要体现主导性,在问需于学生之时,要总体把握实施互读的内容、时间、方式、节奏和数量,不能给学生以互读教学的点缀或泛滥感。三、贯穿教学全过程,坚持文学与影像互读教学的连续性实施文学与影像的互读教学,贵在坚持,要通过五进,做到长时间不断线。一是进课堂,贯穿各教学环节。教学前先让学生阅读观看要讲内容的文学文本和影像文本,最好是要求学生能形成问题。在课堂教学中,教师结合学生中有代表性的问题进行文学与影像的互读并引导讨论。课后布置相关改编或写小论文等,最后落实检查批改并及时反馈评价。以《边城》教学为例,在学生课前阅读观看文学和影像文本的基础上,综合学生的疑问提出一些问题,引导学生讨论并得出结论,对于争论较大的问题(如《边城》所展现的生活世界有何特点,如何理解和评价?和小说《边城》和电影《边城》有哪些异同?)则让学生细读细看文学或影像文本,写成小论文,最后及时反馈评价。二是进活动,把课外活动视作课堂教学的有机延伸,支持学生开展影视社团活动,开展自编自导自演自拍活动,开展校园影视文化活动,实现活动课程与理论课程的统一。三是进毕业论文(设计)。在选题中,教师可有意识安排诸如老舍/张爱玲/金庸作品的影视改编研究等题目,我们目前指导完成的这方面本科生毕业论文就有多篇,如《贾平凹小说〈高兴〉的改编研究》和《电影〈边城〉与小说〈边城〉的比较研究》等。四是要进科研。课程任课教师要开展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影视改编研究,申报此类国家社科基金、教育部和校教改课题,推动了教学科研的互动。最后就是要进课程考试和评价,在实施课程考试和评价时,要把是否进行互读作为考核的内容之一。平时成绩的计算要把互读状况纳入进去,利用平时成绩这一手段,恰当评价和促进学生的互读学习。

  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www.ybask.com

  四、实施研究性教学,坚持文学与影像互读教学的创新性研究性教学是将课内讲授与课外实践、教师引导与学生自学有机结合并达到完整、和谐、统一的教学[3](p37-38)。在文学与影像互读的教学中,要实施研究性教学,培养学生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见解的能力。从文学作品到影像作品是二度创作,教师在教学中要引导学生自觉寻找二者间的异同,特别突出异的教学,从中发现新问题并提出新见解。一个典型案例是在《骆驼祥子》的教学中对虎妞形象的重新理解,传统观点对虎妞形象的定位是老丑怪变态。我把对虎妞的理解定性权交给学生,预先布置学生认真研读小说和观看同名电影,让学生记录自己的印象和感受,结果有女学生感到电影中的虎妞不同于小说中的虎妞,她有可爱之处。我于是安排课堂讨论,最后许多同学认为虎妞是一个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爱情,有超前女性性别观的现代女性,从而为虎妞评了反。又如《芙蓉镇》的教学,通过课内讲授与课外比较阅读原著和同名电影,学生往往获得对作品的新理解,如有学生发现李国香对胡玉音的批判不完全是阶级政治因素使然,而是有心理忌妒的原因。他们认为老女人李国香对长得比自己漂亮且受到芙蓉镇男人们宠爱的胡玉音在政治运动开始前是一种心理嫉妒,政治运动开始后,她把心理嫉妒转化为政治批判,李国香的政治疯狂正是其作为女人内在自卑心理的外在转移。五、以文学原著为根本,坚持文学与影像互读教学的文学性有学者指出:现当代文学课还是要立足于‘文学’……不能不重视文学分析,特别是现代特点的审美分析。[1](p20)南京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的课程教学也强调立足文学立场、突出审美性[4]。他们的观点和实践为实施文学与影像互读的教学提供了经验启示,即坚持以文学原著为根本,以文学教育为核心,是基于文学与影像互读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的出发点和目标。如前所述,读图时代的文学边缘化,大量的甚至粗制滥造的图像化和影视化,这在助长和强化公众以图像来理解文学名著的偏爱的同时,不可避免地冷落了文学文本[2](p137-138)。被边缘化的文学的教学如果再让图像挤压文学,那么文学教学就可能名存实亡。事实上,以文学为本位、立足于文学教育始终是文学课程教学的生命。因此,在文学与影像论文联盟http://互读的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学中,影像只能也应当只是文学教学的一种参照和辅助,是激发学生文学原著阅读兴趣、领会文学名著魅力的方式,文学教学绝不能让图像替代文学,偏至成影视教学。在课程教学中,为防止一些学生不读经典原著,只是把影视化的作品当成文学经典来阅读、进而丧失文学敏感的现象,要特别突出对经典文学作品的细读,通过细读让学生回到原著中,体悟文学意蕴,领悟文学魅力,提高文学审美鉴赏力和感受力。如《金锁记》的教学,立足于文学文本,适当加入影像文本,学生发现电视《金锁记》中曹七巧和姜季泽的关系被处理为爱情,其实反而没有象文学原著那样更能突出金锁对人的扭曲,从而在比较中见出了文学原著的艺术魅力。总之,基于文学与影像互读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以教学内容、教学方法与教学效果的优化为目标,以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以文学教学为根本,突出创新性,是图像时代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改革的一种有益探索。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www.ybask.com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基于文学与影像互读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教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