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传统纸媒“数据新闻”的实践与价值

  大数据时代传统纸媒“数据新闻”的实践与价值——以《南方都市报》“数据”栏目为例

  ○段晓敏

  【摘 要】大数据时代的来临正悄然影响着我们周遭世界,各行各业甚至我们的思维都因它而发生了变化。本文以《南方都市报》的“数据”版作为考察对象,探析在大数据时代,传统纸媒“数据新闻”在议题、形式、数据呈现、叙事四个方面的特点,并对它彰显的价值做出解读。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大数据时代 数据新闻 南方都市报

  随着维克托·迈恩·舍恩伯格《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思维的大变革》一书的出版,“大数据”的概念开始从陌生走向熟悉。近两年来,“大数据”在我国的发展如日中天。作为一种新的思考问题的方式,“大数据思维”渗透到了各行各业,带来了一场颠覆性的变革,延伸到传媒领域的结果是衍生出一种新的新闻生产模式——“数据新闻”。传统纸媒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关于它在未来是否会消失的争论不绝于耳。大数据时代的来临是否意味着纸媒的春天呢?“互联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爵士曾这样描绘过新闻未来的发展方向,“新闻的未来,是分析数据”。①本文以《南方都市报》为蓝本来探究传统纸媒“数据新闻”的实践和价值。

  一、大数据时代的产物:“数据新闻”

  “数据新闻”,又称数据驱动新闻,它指的是对数据进行分析和过滤,从而创造出新闻报道的方式。②“数据新闻”打破了传统的新闻呈现形态,传统的新闻报道是文字唱主角,数据只是呈现新闻事实的一种辅助手段。而在“数据新闻”中,事实则是用大量数据来展现的,且呈现形态多种多样。我们看到的不再是一排排冷冰冰的汉字,取而代之的是由各种数据和图表构成的报道。大数据时代追求的不是随机样本,而是全体数据,在这里“样本=全体”。所以“数据新闻”中的数据并不是单次报道个别数据的简单堆砌,而是尽可能地挖掘大量数据,并对数据进行二次加工,实现新闻增值。新闻制作过程也不再是记者简单的采访、写作、编辑之类,而是加入了计算机的辅助作用。米尔科·劳伦兹在第一届国际数据新闻圆桌会议上指出:数据新闻是一种工作流程,包括以下基本步骤:通过反复抓取、筛选和重组来深度挖掘数据,聚焦专门信息以过滤数据,可视化的呈现数据并合成新闻故事。数据新闻可被视为一个不断提炼信息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原始数据转换成有意义的信息。③

  国外许多知名媒体,如《卫报》、《纽约时报》等积极拓展自己的“数据新闻”业务,助力传统媒体转型。《卫报》可谓是“数据新闻”领域的执牛耳者,它开辟了专门的“数据博客”和“数据商店”栏目,用数据为我们诠释新闻。在全球纸媒发展下滑的今天,这些尝试与转变是很有意义的。大数据时代,全球正刮起一股“数据”之“风”,而各家媒体也需扬帆起航、乘“风”破浪,开启自己的“数据”之旅。

  二、数据之美:《南方都市报》“数据新闻”的特色解读

  《南方都市报》是都市报中的佼佼者,它是为数不多的积极进行“数据新闻”尝试的报纸之一,颇具代表性。《南方都市报》开辟了专门的“数据”版,不定期在报纸的A叠刊载,一般一期一篇,偶尔一期两篇。本文选取了《南方都市报》2014年1月到7月的36篇数据报道作为分析样本,探究其“数据新闻”的特色。

  1、多样议题:用数据呈现世间百态

  “数据新闻”并没有因为其以数据为中心而在议题的选择上受到任何局限,它的选题丰富多彩、关涉世间百态。作为一份主要立足于广州地区的报纸,《南方都市报》的“数据新闻”并没有仅仅局限于报道广州,报道的视角同样聚焦全国,用数据来为我们解读当下的一个个社会热点和焦点。在笔者选择的36篇报道中,立足全国的有23篇,而涉及广州本地的有13篇。在报道区域的选择上,“数据”版很好地兼顾了本地和全国,而在报道议题的内容选择上,同样是异彩纷呈,选题的触角伸向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政治、经济、文化、民生、健康和环境等都是它关注和解读的对象,但民生和文化更是它倾斜的方向(见上图)。民生问题一贯是媒体追逐的题材,也让报道更接地气。“数据”版尤其关注民生中的农民工问题,它用大量的数据来呈现农民工自我身份认同以及农民工迁入城市等议题。同时,它也适时地针对社会热点,对人们关心的问题做数据化解读。

  2、形式丰富:数据和图表构建新闻

  “数据新闻”最大的不同是文字和数据的关系。不同于传统新闻,主体由对事实的描述或当事人的话语引用构成,“数据新闻”更多的是对数据的展示,数据为先、文字在后,这样的数据驱动式新闻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新闻生产的思路和流程。④这种新闻更多的是和数字打交道,但并非把数据硬生生摆在那里,灵活处理数据,实现数据的可视化是其专长所在。翻到该版,抓人眼球的是由各种数据和文字构成的创意十足的信息图表,很有视觉冲击力。而折线图、曲线图、饼状图、散点图等图表形式在其报道中也并不鲜见。信息图表的优势是把枯燥的内容变活,把复杂的东西化简,使读者一目了然,并且提供给我们认识世界的一个个全新视角。传统的文字为主的报道形式需要读者花费时间浏览文字才能了解信息的梗概,而“数据新闻”融文字、数据、符号、漫画、表格、图片等为一体,创新了信息的表达方式,让读者能够很快地抓住要点,并对报道对象有更直观全面的掌握。

  3、数据呈现:多法并用,找寻相关关系

  以往我们的思维方式是探寻因果关系,极尽所能地解释“为什么”,而大数据时代更关注事物之间的相关关系。相关关系分析为我们提供了一系列新的视野和有用的预测,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以前不曾注意到的联系,掌握以前无法理解的复杂技术和社会动态,最重要的是,通过去探求“是什么”而不是“为什么”,相关关系能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这个世界。⑤“数据新闻”的价值就是通过不同数据的勾连,发现隐藏在海量数据之中的意义和真相,让我们以量化的思维解读周边世界。其中,科学的分析方法是建构数据意义必不可少的一环。分析方法包括“统计、关联、对比、换算、量化、溯源、发散、综评”等,二次加工是关键,要知道,单一的数据时没有意义的。⑥南都的“数据”版也在根据议题的类型,选择合适的分析方法进行数据化尝试。《一个粽子多少千卡》就用到了换算和量化的方法。为了把卡路里这个模糊的事物变得可被感知,作者用平日里比较常见的食物来量化不同类型的粽子。透过这个食物量化等式,读者能更直观地体会到粽子的热量有多高,从而维护好舌尖上的健康。

  4、别样叙事:用数据讲故事

  叙事学的研究一般围绕“故事”和“话语”两个层面展开,它关注的是“讲什么”和“怎么讲”的问题。叙事可采用几乎任何可以表意的工具手段,比如实物、图像、体态语、音乐、文字、言语等。⑦大数据时代一切皆可量化,“数据新闻”叙事的主要工具也从文字转化成数据,长篇幅的文字报道被图形所取代。数据的使用不仅弥补了文字报道客观性不足的缺憾,也使报道更具说服力。另外,“数据新闻”的叙事结构也有横向结构、纵向结构和纵横结构之分。基于大数据的挖掘,这种新闻可以把数据放置在一条时间轴上,纵向讲述事物的变迁,也可以横向由点及面地把相关事物链接进来,从而构建起数据网络,深化内容。如在《自由行十年,化妆品店数翻15倍》中,作者用饼状图,从纵向结构展示了从2002年到2013年内地游客占访港游客总人数的比例。饼状图呈竖线一字排列,数值的变化趋势不言而喻。这种多维立体的解读为读者呈现了更全面的信息。

  三、突围之路:传统纸媒“数据新闻”实践的价值呈现

  1、透过数据解读城市生态,提升纸媒影响力

  相比较网络、电视媒体,纸媒特别是一些都市报因为发行区域的存在,其受众范围相对比较集中,一般都是以本地读者为主。根据新闻报道的接近性原则,本地新闻更容易受到当地读者的关注。现在网络上的许多“数据新闻”作品多是立足于全国,以全局的视野来解读国内以及国际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突发和热点事件尤其成为他们追逐的焦点,很少有作品是单独聚焦在一个省份或者一个城市的。报纸的特殊性使它偏向于选择更接地气的本地新闻,在本地数据的获取上也占据更多优势。深挖并合理地利用好这些数据,将成为纸媒未来的使命。如今纸媒的发展空间受到新媒体挤压,前途堪忧。数据化的报道加本地素材的挖掘将成为提升纸媒影响力的一个利器。

  2、以受众为中心,服务大众利益

  “数据新闻”的出发点是以服务公众利益为目的,所有数据的处理和呈现归根结底是为了让公众理解我们身处的大数据时代中数据变迁的内涵,了解宏观数据如何影响每个人。⑧数据报道并不是把一些数据收集起来,用具有设计感的形式罗列数据。内容大于形式,它的价值在于展示数据的变迁,以及受众与数据的关系。透过这些被整合过的数据,读者可以适当地预测未来,为未来决策提供依据。同时,原来那些高屋建瓴、晦涩难懂的报道也被形象化的数字、图表、符号等所取代,读者可以在轻快的阅读中获取信息。新闻所呈现的也是一些老百姓关心和感兴趣的话题,读者很容易从中寻找事件和自己的关联。

  3、化零为整,发现更多新闻线索,实现信息全面整合

  我们处在一个信息碎片化的时代,每天通过报纸、电视、网络接触到大量信息,但对这些散落各处的信息都没有留下印象,仿佛过眼云烟一般。而由于缺少整合,我们也很难发现一些孤立的信息之间的关系。因为拥有海量数据,“数据新闻”不仅关注今年的走势状况,通常还把过去几年内的情况做汇总比较,拓展报道的深度;它不仅关注报道对象本体,还把与之相关的东西一并归入,拓展报道的广度。这种报道形式的优势是把有效的、零散的、不易被察觉的信息通过科学的分析方法和形象化的手法化为一个整体。经过这种二次加工和组合,信息实现了全面整合,读者获得的是更加完整的报道内容。“数据新闻”的价值还在于实现新闻的增值,提供新闻线索。在不同数据的对比中,一些深藏不露的关系或许会显现出来,记者可以以此为契机,深入挖掘下去,开掘有价值的新闻选题,做出有自己特色的拳头产品。

  结语

  大数据时代的潮流不可逆转,积极的进行数据化尝试对传统纸媒而言意义重大。它不仅丰富了纸媒新闻的呈现方式,也让读者领略到了数据之美、理性之美。“数据新闻”的实践可以成为传统纸媒转型发展的契机,让纸媒在新媒体的挤压下找寻自己新的发展空间。此外,大数据所需要的先进技术和高素质人才也对纸媒提出了挑战,它的数据化之路仍任重而道远。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①吴静,《网易“数读”的数据新闻实践探析》[J].《中国传媒科技》,2014(2)

  ②④章戈浩,《作为开放新闻的数据新闻——英国〈卫报〉的数据新闻实践》[J].《新闻记者》,2013(6)

  ③⑧方洁,《全球视野下的数据新闻——理念与实践》[J].《国际新闻界》,2013(6)

  ⑤维克托·迈恩·舍恩伯格、肯尼思·库克耶 著,盛阳燕、周涛 译:《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思维的大变革》[M].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86

  ⑥http://www.nfmedia.com/cmzj/

  cmyj/jdzt/201311/t20131120_362395.htm

  ⑦钱燕妮,《新闻报道的叙事视角》[J].《广西社会科学》,2005(2)

  (作者: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

  责编:姚少宝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数据时代传统纸媒“数据新闻”的实践与价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