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竞走全球的“互联网大帝”

  孙正义:竞走全球的“互联网大帝”

  ■张锐本刊特约撰稿人

  魔法般地推进与兑现自己50年的的职场规划,风风火火缔造出日本最大的投资与信息技术帝国;翻江倒海地发动行业市场洗牌与重组,点石成金般助推与成就无数人的互联网之梦。作为新的日本首富以及全球历史上一个创富式传奇人物,孙正义的身上涂满了太多的资本神秘符号,凝结着太多的成功投资圣经,萦绕着太多需要解读的经典故事。

  不一样的学霸

  曾祖父从中国迁移到韩国,祖父又从韩国迁徙至日本,祖辈们这一特殊的跨国转迁经历不能不影响着孙正义日后的人生轨迹。童年的某一天,孙正义兴高采烈地从幼稚园往家走,有日本小孩跟在身后喊:“讨厌,韩国人!”从那一天起,孙正义就意识到,作为一个外来移民,他不能在这片土地上获得认同。直到后来找到了一位日本妻子,孙正义才获得了日本国公民的身份,同时也得到了另外一个名字:安本正义。

  还在读高中二年级时,孙正义获得了一个暑假里到美国加利福利亚参加一个英语短训班的机会,虽然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加州自由、乐观、开放的氛围却让孙正义感想至深。回国后,孙正义做出了生平第一个大胆的决定,游说父母同意他赴美留学。虽然父母并不认同儿子的选择,但孙正义还是执拗地踏上了前往美国的征程。

  由于在国内没有完成高中学业,孙正义来到美国后还须继续念读高中,在仅仅用了三周时间完成了高中课程学习后,孙正义就参加大学入学考试。不过,由于英文基础不好,孙正义当时连升学试卷也看不懂,更别说按要求答题。出人意料的是,考试过程中孙正义居然直接找到校方,提出要求延长考试时间、允许他携带日英词典考试的“非分”要求,而校方负责人在请示了教育行政部门后居然同意了孙正义的请求,最终,孙正义拿到了圣名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大学期间的孙正义堪称是一个“学习狂”,日本著名传记作者井上笃夫在《信仰:孙正义传》一书中作出这样的描述:“无论吃饭时还是洗澡时,他都不忘学习。就是泡在浴缸里的时刻,眼睛也没离开教科书。开车的时候也坚持学习。把讲义录制到磁带里,用耳机收听……漫步校园时,孙正义的打扮也很奇怪。肩背黄色背包,里面装着所有的教科书。棉裤也是自己动手改的。他在裤子上缝了一个大口袋,里面插上了15支笔。尺乃至袖珍计算器也全塞在里面。”勤奋换来了回报。在不到两年念完圣名学院的全部课程后,孙正义获得了转入加州伯克利大学攻读经济学专业的资格。

  除了继续保持学业上的疯狂与专注之外,大三的时候孙正义还创立了一家名为Unison World的调研公司,与此同时,孙正义开始了自己奇特的“发明”过程:从字典里随意找出三个名词,然后将这三个名词组合成一个新东西,一年下来,孙正义竟然产生了250多项“发明”,而在这些“发明”中,最重要的则是可以发声的多国语言翻译器,这是孙正义用“字典”、“声音合成器”和“计算机”3个单词组合而成的新成果。由于不精通电子,孙正义找到了学校教授莫泽尔博士合作开发,而且果真开发出了类似今天翻译通的电子翻译器。当时,只要用户在产品中输入日语,机器就能自动发出相对应的英语声音来。

  接下来孙正义曾向佳能、松下等日本大型的公司推销自己的产品,但不是被拒之门外,就是遭遇白眼。幸运之门总有打开的一天。假期回国探亲,孙正义将产品推荐给被誉为“日本电子产业之父”也是夏普公司创始人的佐佐木正,最终佐佐木正同意向孙正义先支付4000万日元的专利合同资金,并让他进一步开发德语版、法语版的翻译软件,合同金额总计达1亿日元。直到现在,夏普公司仍把翻译器的技术应用放置在其Wizard个人电子管理器中。

  “无论如何,20多岁的时候,正式开创事业、扬名立万;30多岁的时候,至少要赚到1000亿日元;40岁的时候,一决胜负,为干出一番大事业,开始出击;50多岁的时候,成就大业;60多岁,交棒给下任管理者。”临近大学毕业时,孙正义为自己编制了看似痴人说梦的“人生50年规划”,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接下来的30多年里,孙正义竟然将这张蓝图魔法般演变成了现实。

  内外合纵连横

  在将Unison World作价200万美元卖给了一个在咖啡馆认识的中国留学生陆弘亮后,完成了全部学业的孙正义没来得及拿到伯克利大学的毕业文凭就匆匆赶回了日本,理由是太想念爸爸妈妈了。因此,直到现在,孙正义压箱之物中并没有大学毕业证,但伯克利大学的毕业生名录中却可以查到孙正义的名字。

  回到日本后孙正义并没有马上创业,而是进行了为期一年半的市场调查,在最终得到了40个商业项目之后,孙正义编织出了每一个项目的10年预想损益表、资金周转表和组织结构图,然后根据25个标准对项目逐个打分排队,最终计算机软件批发业务从中脱颖而出。据说,当时每一个项目的资料有三四十厘米厚,40个项目全部合起来,文件足有10多米高。

  从对行业的理性分析角度而言,孙正义其实当时非常清楚,计算机操作系统领域当时已经被主导全世界标准的美国公司所先行占领,剩下的就是应用软件领域。1981年,孙正义正式成立在日本国内的首家公司,并命名为软银(softbank),意思是软件银行或者软件库。公司成立的当天,孙正义站在一个用来装苹果的铁皮箱上激情地对手下仅有的两个员工说道:“公司营业额5年要达到100亿日元,10年要达到500亿日元。”看着眼前不足1.5米的小个子夸夸其谈,两名雇员目瞪口呆,在抛下“疯子”的耻笑声后迅速辞职。

  虽然称为软件银行,其实孙正义手中的软件乏善可陈,而且全部资本加起来只有10000日元,但随之到来的机会却改变了孙正义的命运。软银成立不到一个月,一年一度的家电、电子业界展览会在大阪市举行,孙正义从全部资金中拿出了800万在展览会场租下了规模与松下、索尼一样大的展区,操作模式是,由软银承担展区租借费和装饰费,软件公司只负责提供参展的软件,同时孙正义希望借助大型而气派的展场提高软银的知名度。效果出奇地好,不仅前来咨询的客户异常火爆,而且最终发生了30万日元的展会交易额,同时“日本软银”这个名字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

  从展会回来后孙正义接到了来自一家名为上新电机的第一个订单电话。这是一家刚在大阪开设了一家当时日本最大电脑专门店的公司,对方希望软银能给他们提供软件产品。送上门来的肥肉绝对不能放过。在与上新电机签订了垄断合同后,软银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对从北海道到九州的100多家软件商店展开了地毯式扫描,并最终收集购买了1万多种游戏和实用软件,总额达到了4500万日元。利用这些软件,上新电机与软银举办了一个户外展览,并最终录得了超过投入数倍的销售额。

  接下来搞掂日本第一大软件公司应当是令孙正义更为抓狂的一件事。当时日本各种游戏应运而生,而Hadoson正处于游戏软件的中心地位,他们向市场推出的《星际战士》、《高桥名人的冒险岛》等游戏大受游戏发烧友的欢迎。流通的力量在于产品的供求力量。虽然当时软银必须拿出5000万元的垫付资金取得Hadoson的垄断销售合同,但在后面不到一年的时间,软银却获得了高达36亿日元的销售额回报,并跃居为软件流通行业的老大。

  伴随着1980年代末期局域网在美国的兴起,孙正义也开始重新思考软银的业务方向。在作出了局域网一定会在日本扩展开来的判断之后,软银一方面加快在美国成立分公司,另一方面孙正义马不停蹄地找到了当时专门从事电脑局域网软件研发与销售的美国网威公司,希望与对方开展合作。为了打动对方,孙正义特地邀请了NEC、富士通、东芝、佳能以及索尼等公司悉数加入到了与网威的融资合作谈判,最终赢得了网威的信任,并与软银联手成立了诺威勒日本公司。网威系统不久之后成为了日本国内局域网的主要标准之一,而且仅仅三年后就为合作方产生了高达1.3亿美元的营业额。

  引进思科可以看作是孙正义业务拓展的又一重大成果。思科是美国最大的硬件设备商之一,但当时还没有进入亚洲。为了将思科引进日本,孙正义故伎重演——以软银为最大股东,策动日本14家会社,共同出资4千万美元启动与思科建立合资公司的谈判,诚信邀约之下,思科最终答应了成立思科日本分公司。从此以后,思科的路由器等产品在日本大行其道,而软银更是名声大燥,并最终控制了70%的日本国内软件销售市场。也正是从此时开始,软银再也不是字面上的软件银行,在计算机硬件领域也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1994年软银的公开上市不仅让年仅37岁的孙正义一夜身家暴涨超过10亿美元,而且软银也获得了加速扩张的资本能量。在先后出资21亿美元收购了美国Ziff-Davis以及Comdex两大资讯公司的部分股权后,软银紧接着入股雅虎,并成立由自己扮演最大股东的雅虎日本公司。由于投资大量的美国公司,孙正义手上持有的公司财富数量甚至一度超过比尔·盖茨。重要的是,在以代理合资的方式引进美国企业的同时,大量投资入股美国本土公司,擅长复杂操盘的孙正义不仅在日本复制了美国科技公司的成就,还一手打造出了一个庞大的资本财团,软银的投资触角伸展至计算机软件、网络设备硬件、门户网站、金融证券、电信运营等数十个领域的全球4000多家企业,其中互联网公司600多企业,东京证券交易市场上的软银市值如今冲至810亿美元。有人做过统计,从创业到营业利润突破1万亿日元,日本NTT DoCoMo通信公司用了118年,丰田汽车用了65年,而软银只用了33年,速度为日本历史之最。

  市场搅局者

  苹果公司推出iPhone手机时,孙正义直飞苹果总部库比蒂诺找到乔布斯,信心满满地要求软银成为iPhone在日本的独家代理商,“你连一个移动运营商都没有,你是不是疯了?”乔布斯的回答让孙正义的热情一下降到了冰点,但同时也让孙正义顿悟。“好吧,史蒂夫,我会买下一个日本运营商的”,孙正义的回复可能被当时的乔布斯当作笑谈,但不久之后孙正义真的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沃达丰日本是日本位居NTTDoCoMo和KDDI之后的第三大运营商,竞争压力之下不仅欠下高达1.9万亿日元的巨额债务,而且由于网络质量差和品牌形象受损导致丢盔弃甲。就在这艘被喻为“快要沉没的船只“挂牌出售时,所有的日本国内运营商都避之不及,但孙正义却果断出手,而且开出了2万亿日元的天价,孙正义也由此落得个“疯狂赌徒”的名声。

  除了当时的日本首富、优衣库的创始人柳井正与孙正义一样笃信移动网络时代必将来临并对孙正义的并购行为点赞之外,包裹在孙正义周围的全部是唱衰的声音,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也纷纷用脚投票,软银股价短短两日之内暴跌60%。然而,木已成舟,孙正义已经无暇顾及周边杂音的侵扰,在将沃达丰日本改名为软银移动的同时,软银推出了地毯式的营销广告,一时间,全日本的大街小巷到处出现了“Softbank”的招牌。

  软银移动面世后遭遇的第一战就是日本政府启动的携号转网制度。由于软银的网络比起NTTDoCoMo和KDDI运速逊色不少,而且用户体验较差,舆论普遍认为携号转网后软银的用户都将流向其他两大运营商。为此,孙正义拿着汽油和打火机冲进日本总务省,逼着政府官员们修改规则,不让对手独占光纤网络。与此同时,面对对手提供的最快每秒1.5兆的宽频服务,软银闪电般推出8兆的服务。最终,软银的用户不仅没有流失,而且一个月之内劲增12%。软银移动初战告捷。

  真正让软银移动在日本一战成名的,应当是孙正义发起的电信价格战。抢在携号转网制度实施的前一天,软银移动宣布大幅调低手机通话资费的“金计划”,这一计划的惊人之处在于,所有加入该套餐的用户,在软银网内互打电话、互发短信实行免费。紧接着,软银又推出了著名的“WhitePlan”计划,直指NTTDoCoMo和KDDI的4000日元左右包月费,并推出了每月980日元月租服务。软银移动用户直线猛增。数据显示,从收购沃达丰日本至今7年来,软银移动不仅一举成为日本市场上盈利状况最好的运营商,而且用户数由原来的1500万增至3100多万。在通信市场饱和的日本,这一成绩委实不易。

  有了自己的高速光钎,收获着日益增长的用户群,孙正义将iPhone引进日本自然就更有底气。因此,在软银移动正式运营了2年之后,软银就拿到了苹果公司在日本的独家代理牌照。就像先前并购沃达丰日本不被市场看好外,孙正义引进iPhone同样被 NTT DoCoMo 和 KDDI嗤之以鼻,因为长期以来日本人很少使用国外品牌的手机。但对于孙正义而言,除了要兑现给乔布斯的誓言外,由于沃达丰日本曾经是低端网络的象征,而软银移动随后发起的价格战又进一步拉低了软银的形象,因此,也只有引入红遍全球的iPhone,软银才能不被边缘化。

  接下来孙正义除了亲自到营业厅推销,带着一大批培训人员手把手地教日本人用iPhone之外,软银还推出了无需首付和0元购机服务,同时,软银推出了一批自己开发的常用APP,在发达城市广铺WIFI网络。大批年轻时尚的日本人开始涌入软银网络,这些人每月在iPhone智能手机的流量花费是功能手机的十倍以上,软银迅速成为日本第一家数据收入超过语音收入的运营商。数据显示,在引进iPhone的第三个年头,软银的净收益增长了两倍多,达到了3140亿日元。

  其实,无论是收购沃达丰日本,还是引进iPhone,所产生的意义并不仅限于软银本身用户的增长和收益的增加。长期以来,日本国内网络运营基本由NTTDoCoMo和KDDI两大巨头控制,连一度强势的沃达丰日本也被挤到破产的边缘;另外,日本市场上销售的绝大部分手机基本上由NTT DoCoMo和KDDI向手机厂商定制,以致无论是摩托罗拉还是诺基亚抑或是三星手机,多年来都在日本销售惨淡。然而,软银移动在网络市场的搅局,尤其是iPhone的引入,使得日本引以为傲的封闭式移动互联网体系得以解构,而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NTT DoCoMo和KDDI也开始投入巨大资源部署wifi,从而造就了今天日本国民可以尽情享受免费WIFI大餐的优越生态。

  “我从来都不喜欢老三的位置,我在努力争夺市场第二,有朝一日还会成为第一。”在收购沃达丰日本时孙正义曾向市场放出如此豪言。其实,收购沃达丰日本两年之后,软银又出资18.4亿美元吃进了日本一家小型运营商eAccess,用户数一举超过KDDI成为日本第二大运营商。但在孙正义看来,“第二就是失败,还在半途”。于是,孙正义的目光开始转向全球竞争最为激烈的美国市场。两年前,软银斥资20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第三大运营商Sprint,创造了日本历史上最大的海外并购。孙正义的目标非常明确,叫板美国两大电信巨头AT&T和Verizon,利用一家并非顶尖的运营商搅动美国整个移动通信行业。

  然而,要像颠覆NTT DoCoMo和KDDI一样改变AT&T和Verizon并不容易。目前,AT&T和Verizon控制着美国75%的智能手机市场,而且软银在日本通过铺设让用户满意的网络和提供更便宜的资费来阻击竞争对手的实力,AT&T和Verizon都同样具备。所不同的是,美国电信运营商数量众多,许多规模较小的运营商在激烈竞争中如今处境艰难,这无疑为孙正义提供了各个击破和不断蚕食的机会。虽然软银过去一年中收购美国第四大通讯运营商T-Mobile时折戟而返,也在收购梦工厂时遭遇阻击,但孙正义可能不会就此罢战。

  与马云的交情

  从孙正义手中接过Unison World之后,陆弘亮就将公司办公地址搬到硅谷,在此基础上,陆弘亮与好友吴鹰等人发起成立了主攻通信前沿技术和产品研发与生产的UT斯达康。后来,UT斯达康的大本营移师中国,孙正义作为一个风险投资人向UT斯达康注资3000万美元,取得30%的股份;四年之后,孙正义在中国筹建软银中国基金,正式开启全面布列中国的棋局。

  中国市场进入孙正义狩猎视野的首先是互联网,为此,摩根士丹利公司受软银中国基金的委托开始在中国搜罗和甄选一批资质不错的互联网公司作为风投目标,成立不久的阿里巴巴有幸上榜。在此之前不久,孙正义向雅虎投入1亿美金,一个月之后,雅虎上市,孙正义适时套现5%的股份,狂赚4.5亿美元,但仍然是雅虎的最大股东。之后,孙正义将雅虎引进日本,直至发展成日本最大的门户站点。这段投资佳话一度风靡全球互联网行业,而在当时刚刚起步的中国互联网创办者眼中,孙正义无疑具有神的魔力,能够得到他点石成金的力量辅助,万幸之中更显荣幸之至。

  不过,与其他人怀着朝圣般的心情接受孙正义的会见和对话完全不同,受邀前往UT斯达康的路上,马云显得格外轻松与自在,因为不久前阿里巴巴婉拒了38家不符合自己要求的投资商,并从高盛手中拿到了500万美元的投资,而且马云觉得“世界上所有的钱全加起来也就这么多”,因此,并没有向孙正义伸手救助的急迫性。不过,当来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的UT斯达康总部时,马云着实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在等待着与孙正义会面的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老总中,搜狐的张朝阳、网易的丁磊以及新浪的王志东等悉数在场。与这些当时已是名贯四方的IT大佬们相比,马云不过是一个入门级的小学生。

  马云与孙正义的见面安排到了稍后的位置,当见到这位长得像卡通式人物的中国男人时,孙正义似乎并没有任何吃惊,而是抛给了马云的第一句话:“说说你的阿里巴巴吧!”。原来马云准备与孙正义对话交流一个小时,但刚刚讲到距离开始的6分钟时,孙正义就从办公室那一头走过来,“我决定投资你的公司,你要多少钱?”马云一下蒙了,并迅速缓过神来平静地答道:“我并没有打算向你要钱啊!”双方四目对视,屋外听到了两个男人发出的爽朗笑声。

  故事至此似乎没有结果,但孙正义并没有放弃。20多天后,在孙正义的亲自邀请下,马云直飞日本仔细商谈软银注资事宜。也许是盛情难却,马云当场同意接受孙正义3500万美元的投资,让渡30%的股份,但回到国内后,马云又觉得孙正义投的钱太多,会影响自己的股份,几度交涉,最终将软银的投资额度压至2000万美元。后来马云才知道,为取得对阿里的投资,软银当时取消了投资国内另一家知名互联网企业的计划,而且,在软银每年接受700家公司的投资申请中,软银只对其中70家公司投资,而孙正义只对其中一家亲自谈判。

  有人分析发现,只要是自己看上的企业,孙正义就有一种穷追不舍的精神。当初准备投资雅虎时,雅虎也并不缺钱,而且已经开始赚钱,现金流很好。但孙正义找到雅虎创始人杨致远要求入股投资。在被拒之后,孙正义问杨致远:“你的竞争对手是谁?”杨致远说是网景。孙正义说,“那好,我有1亿美元,我一定要投一个互联网企业,你不让我投,那我就去投你的竞争对手。”杨致远只得接受孙正义的请求。就像软银投资雅虎时雅虎只有5名员工一样,投资阿里巴巴时马云的手下也不过20多条人马,但在孙正义的眼里,他投资的不是眼前的一个小企业,押赌的是那些有激情、有梦想的年轻人的未来。

  孙正义的确赌对了。不久前,阿里巴巴正式登录美国证券市场,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当天,阿里将218亿美元这一美股史上最大规模的融资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整个阿里巴巴集团市值达到1680亿美元。而作为阿里的最大股东,持股34.1%的日本软银当初投资的2000万美元一夜之间膨胀至544亿美元,获利超2000倍。受到影响,东京市场上的软银股份扶摇直上。由于孙正义个人直接持有近44%的软银股份,其身价也随之暴涨至166亿美元,超过柳井正成为日本首富。

  不过,孙正义并非只是一个眼里只有钱的势力商人。互联网泡沫破灭时期,马云手中捉襟见肘,而且阿里巴巴遭遇到了来自大洋彼岸全球最大电子商务公司意贝的残酷打压,马云此时急需真金白银来应战。此时孙正义挺身而出,向阿里一次性注资6000万美元,同时发动富达投资等投资机构对阿里入账2200万美元。一年之后胜负分明,阿里毫发无损,淘宝称王。无独有偶,当阿里与雅虎以换股的方式达成合作,阿里需要收购雅虎中国的全部资产时,孙正义主动让出3.5亿美元所持雅虎的股份,以方便马云的收购。两年之后,阿里巴巴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孙正义手中雅虎所占阿里巴巴股票价值增超100亿美元。马云心里也非常清楚,如果当初不兑现3.5亿美元的雅虎股份,孙正义会赚得更多。

  当然,生意场上的孙正义与马云之间也少不了分歧和摩擦。在阿里上市之前,围绕着支付宝控制权的问题,马云坚持认为,无论引入多少投资,以何种资本运作手段,自己及其核心团队都应当拥有绝对的话语控制权,但孙正义从投资人的角度指出马云没必要过分较真,二人为此吵得面红耳赤,直到后来孙正义同意支付宝独立,双方才重归于好。市场分析人士指出,在支付宝股权之争的风波中,孙正义表现出了极其罕见的退让,搬开了阿里巴巴上市的路障,这应当是孙正义与马云二人共同的胜利。作为一个茶余饭后的笑谈,后来有人观测过孙正义与马云的命运八字,马云的八字是甲辰甲戌丁酉戊申,孙正义的八字是丁酉戊申乙卯丙戍,两人八字中都有丁酉戊申,重合度很高,而且甲辰和丁酉天干相生,地支相合。于是八卦者认为,孙正义与马云天生就是一对好合伙人。▲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计算机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孙正义:竞走全球的“互联网大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